Nouvarah Ahdiba

Nouvarah Ahdiba

07
February

iaea国际原子能总署总干事天野之弥(Yukiya Amano )目前正在印度尼西亚访问。25日至7日的访问将与几位印尼高级官员的会见。

雅加达周一(5/2)天野之弥会见了印尼外交副部长A.M. Fachir。会议结束后,天野向记者解释说,如果印度尼西亚决定建设核电厂,国际原子能机构愿意提供帮助。据他,核电是最环保的能源之一。不过,天野之弥声称,国际原子能机构不会介入,并完全让印度尼西亚政府将决定。

同一天,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也会见了研究,技术和高等教育部长穆罕默德·纳西尔。他们签署了一项实用安排,其中包括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在教育和核技术应用方面的合作,其中之一是在食品领域。纳西尔部长说,研究的发展应该能够为印度尼西亚人民带来好处,特别是在食品,健康和毒品领域。

在与纳西尔部长会晤后,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会见了海洋事务和渔业部长苏茜·普加斯图蒂,讨论了海洋和渔业产品检疫的伽玛辐照器的建设计划的后续合作。辐照器是辐射发射装置,具有可用于保存食品,渔业和海产品,草药成分,医疗设备,药物成分等的伽玛发射器放射性核素源。辐射的使用可以防止使用可能干扰健康的防腐剂。

天野还参观了位于印尼国家核能机构和同位素应用中心的为植物育种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中心。印度尼西亚于2017年被任命为国际原子能机构粮食作物育种委员会,因为它被认为能够成为亚太地区和非洲国家提高核技术在植物育种领域的培训能力的国家。

印度尼西亚得到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赞赏,因为印度尼西亚在与地方政府和农民团体合作的基础上,成功地创造了许多优质稻作物,大豆,青豆,花生,高粱和小麦,甚至已经在各个地区种植。

天野还访问了位于Serpong科技研究中心的红白伽玛辐射器和放射性同位素和放射性药物实验室。红白伽玛辐射器是印度尼西亚首个由本地含量达到84%的辐照器,放射性同位素和放射性药物实验室将用于提高国内和出口目的的放射性同位素生产能力。

天野之弥的访问非常重要,因为印度尼西亚在20179月至20189月期间被任命为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主席。理事会主席是非常关键的位置,因为在制定为国际子能机构成员一年里在和科学技术上的人力资源能力建设方面的政策,发挥决定性的。

06
February

人民协商会(RI)继续为印度尼西亚年轻一代进行4项国籍的支柱。人协会亿继续为作为印尼民族存在的支持者的4项国籍支柱进行使社会化的努力。在东努沙登加拉,Kupang,  Muhammadiyah 大使的学生进行4项国籍支柱的社会化上,人协议成员Irgan Chairul Mahfiz,表示这件事。引述Poskupang.com 的报道,此活动也由印尼穆斯林兄弟会总主席Usamah Hisyam 被出席的,

Irgan Chairul Mahfiz解释了四项支柱,即Pancasila1945年宪法,Bhinneka Tunggal Ika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统一国家,类似房屋,如果不牢固,将会崩溃,将会有像中东发生的无尽的问题。因此,Irgan Chairul Mahfiz要求“印度之家”必须由国家的所有成员,特别是年轻一代良好的保持。

Irgan Chairul Mahfiz这次透露,如此快速地获取信息,将会影响心态。他提醒,为此必须保持的生命力量。印尼民族有各种语言,民族文化,有数千个岛屿。Irgan Chairul Mahfiz 也指出,这种多样性是建设的基本资本。印度尼西亚人民非常感恩在印尼地球上过生活,虽然不同,但仍然是一个。他强调,印尼人民生活在和平的精神之中,而不像继续波动的其他国家。

与此同时,印尼穆斯林兄弟会(Parmusi)主席Usamah Hisyam邀请年轻一代,特别是东努沙登加拉的年轻一代,继续保持Pancasila。根据Usama Hisham,年轻一代必须紧紧抓住这四项国籍的支柱,并且必须和平地,以及对不管区别如何的任何人建立友谊。Usamah Hisyam 解释,通过国籍四大支柱的社会化,邀请年轻一代保持印尼人民的安全和平。

Usama Hisham解释说,Pancasila的第一准则到第五准则都相互关联的,这就是带给印尼人民之间兄弟情谊的关系。他提醒青年要把民族主义的四大支柱理解为一个不能相互分离的共识。

05
February

印度尼西亚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家,拥有1,100多种方言,714个部落和6种官方宗教,即伊斯兰教,天主教,新教,印度教,佛教和儒教。这种多样性和差异性当然需要相互理解,否则就会导致摩擦,有时会导致分裂。

伊斯兰教成为最主要的宗教信仰,是根据统计中心机构2016年数据,占印尼总人口的87.16%。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伊斯兰教控制着社会政治,国家和民族生活的各个方面。印度尼西亚的穆斯林非常关心宗教社区之间的和谐,并且对其他信仰有高度的宽容。

迄今为止,伊斯兰学者被认为在保持印度尼西亚的和谐和多样性方面非常有用。在印度尼西亚成立的历史中,学者们被认为能够维持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统一国家。伊斯兰学者对保持统一的贡献也是不容置疑的。这并不奇怪,23日,在东爪哇Situbondo Salafiyah Syafi’iyah Sukorejo 伊斯兰寄宿学校的生日中演讲上,佐科·维多多总统说,印尼多样性的保留是由于伊斯兰学者的作用。

在宣布印度尼西亚独立之前和之后,伊斯兰学者的角色成为几个英雄事件的决定性因素。在宣布独立之前,印度尼西亚最大的伊斯兰组织Nahdlatul Ulama的创始人KH Abdul Wahid Hasyim印度尼西亚独立筹备委员会工作的参与,对维护文化,种族乃至宗教多样性具有重要的意义。当时相关雅加达宪章的激烈辩论可以很好的解决,因为它有着广泛的伊斯兰教观点,无被困于宗教的形式化。

不仅如此,宣布独立以后,当印度尼西亚各地区的许多分离主义运动要分开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统一国家,在保卫和维护国家统一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印度尼西亚是信仰最高真主,人道主義,有团结统一,总是通过深思解决问题和社会正义。维护基于Pancasila  1945年宪法的国家是印尼民族的责任。按照Bhinneka Tunggal Ika的框架,为争取国家和国家主权而奋斗的国家创始人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