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ny Dewayani

Enny Dewayani

08
February


Isra Miraj 是穆斯林的重要活动之一,因为先知穆罕默德正是在这一活动中接受了日夜祈祷五次的命令。Isra Miraj
纪念日是回历每年的 7 27 日。有趣的是,印尼人有各种纪念 Israj Miraj 的传统。西努沙登加拉龙目岛人有 Ngurisan
传统。Ngurisan 是一种为6个月以下婴儿剪发的传统,由宗教领袖或社区领袖剪发。这一传统是为了表达感激之情,希望婴儿一生都能得到祝福。这项活动通常在当地的清真寺进行,在活动期间,教徒们会诵念先知穆罕默德(Muhammad SAW)的 "shalawat"

西爪哇井里汶的人们组织 Rajaban 传统活动来纪念 Israj MirajRajaban 一词源于 Rajab,指的是纪念 Isra Miraj 事件的 Rajab 月。井里汶人通过朝拜两位传播伊斯兰教的人的坟墓(即位于 Plangon Pangeran Kejaksan Pangeran Panjunan)来庆祝 Rajaban 节。Rajaban 传统还包括分享 bogana饭,即配有土豆、鸡蛋、豆豉、豆腐、土豆泥和黄色香料等配菜的米饭。

Ambengan 是中爪哇和东爪哇人民通常庆祝 Isra Miraj 的传统。这个传统是通过一起吃饭来进行的。 Ambeng
在爪哇语中的意思是大型容器。在提供的 ambeng 或容器中,放置米饭和配菜,例如炒面、鸡肉、鸡蛋、土豆等。食物来自收成或属于社区,他们带到清真寺或langar,然后在 kiai 带领祈祷后在 Maghrib 祈祷后一起吃。

16
February

  

中国人有许多迎接春节的传统习俗。其中之一就是放生传统或飞鸟。放飞鸟类的传统通常是在人们到寺庙祈福之后进行的。在春节期间放飞小鸟象征着释放邪恶、道歉和安全,以及保护自然。

放生传统在中国大陆已经存在了数千年。这一传统源于中国的大乘佛教宗教传统,为中国人民广泛信奉。放是释放的意思,盛是众生的意思。这意味着释放生物。最终,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传统成为了自己的文化,并被甚至不再
居住在该国的后代所保留。最初,方生被关押是为了让这些动物摆脱束缚的生活。

中国人在寺庙里放生祭祀时会放飞各种鸟类。一般来说,这些鸟是麻雀,其余的是咕姑固和鸽子。在放生之前,中国人首先要诵读《放生经》。这是为了祈求这些生灵在美好的世界里重生。接着,一位祭司在一碗水上念诵
" Maha Karuna Dharani",然后洒在鸟儿身上。这是一个净化过程。然后小鸟就可以放飞了。放飞的鸟的数量不是随意决定的。华人社区相信有一个单独的计算方法。鸟的数量是年龄加1


10
February

 
在雅加达,农历新年庆祝活动之前销售遮目鱼的中心之一位于西雅加达Rawabelong Sulaiman路。每年一次,沿着区域道路,这里也以出售各种花卉的市场而闻名,这里挤满了遮目鱼小贩。独特的是,在这里购买遮目鱼的人,除了华裔之外,也大多是非华裔的巴达维人。过年的遮目鱼和日常卖的遮目鱼不一样,因为过年的遮目鱼通常个头都很大。

随着农历新年的临近,有闲钱的巴达维人会尽可能多地购买遮目鱼,煮熟后送给公婆和父母。在印尼华人社区,主要菜肴之一是遮目鱼,它象征着繁荣或好运。这里有中国文化和巴达维文化的涵化。这种文化融合在农历新年庆祝活动中得到了体现,吃遮目鱼的传统不仅是华人传统的一部分,也是巴达维族传统的一部分。


巴塔维人通常将遮目鱼煮成pindangpindang遮目鱼。这种典型的 Betawi pindang 遮目鱼具有与其他地区的pindang 遮目鱼不同的独特特征。不同之处在于香料的使用以及在菜肴中添加酱油作为甜味剂。从巴塔维人的角度来看,遮目鱼的哲学意义是,遮目鱼以多刺而闻名,所以如果你吃遮目鱼,希望你能获得很多好运。同时,在中国社会,过年时特意选择大型遮目鱼作为人生大吉大利的象征,而遮目鱼身上大量的刺可以解读为人类在复杂的生活中,需要小心。对于巴达维人和中国人民来说,更深层的意义是遮目鱼是尊重的象征。家庭成员不给父母、姻亲等老年人带遮目鱼,会被认为是不礼貌的。在Betawi社区,世代相传的传统是将遮目鱼送给姻亲,称为送遮目鱼“Ngejot”遮目鱼。儿媳妇过年不送遮目鱼给公婆,就被认为是小媳妇。

遮目鱼通常在除夕夜吃,因为在普通话中与发音相似,寓意繁荣。因为过年吃遮目鱼被认为可以给来年带来好运和繁荣。

11
February

  
印度尼西亚卫生部和世界卫生组织于周四(2024 8 2 日)合作制定了一项赠款协议和世界卫生组织 2024-2025年两年期联合工作计划,以支持多项计划。

卫生部秘书长Kunta Wibawa Dasa Nugraha在雅加达发表的一份官方声明中表示,该协议不仅标志着双方牢固伙伴关系的延续,也是为实现世界卫生组织总规划而进行的重要合作,2020-2024年国家中期发展计划,特别是卫生部发起的卫生转型。

在签署合作协议时,卫生部秘书长Kunta Wibawa Dasa Nugraha代表卫生部,世界卫生组织印度尼西亚办事处 N Paranietharan 博士代表世界卫生组织。

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合作重点是支持实施卫生转型支柱的战略活动,并建立良好的问责制。据Kunta Wibawa  ,这种支持是通过开展印度尼西亚卫生部和印度尼西亚世界卫生组织针对世界卫生组织 2024-2025年规划预算的联合工作计划中概述的活动来实现的。其中之一是根据 Budi Gunadi Sadikin 卫生部长的指示开展实施研究,即满足卫生系统需求的研究方法。

据他介绍,实施研究是由卫生发展政策局协调的。因此,希望世界卫生组织和卫生发展政策局密切协调,开展实施研究,作为2024-2025年联合工作计划的一部分。Kunta解释说,这项为期两年的协议反映了健康转型六大支柱方面的合作,主要重点是促进健康生活方式、扩大免疫接种、强制筛查以及提高初级卫生服务的质量和可及性。

据他,为了实现卫生部门的转型,需要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所有利益相关方的支持,以实现创建更好的卫生系统和提高更高质量的卫生服务的共同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