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评论 (363)

11
February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Zeid Ra'ad Al Hussein认为,印度尼西亚政府项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访问印尼的邀请,显示了国家寻求保护和促进人权的严肃态度。Zeid Ra'ad Al Hussein201827日星期三在联合国雅加达办事处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件事。他解释这项邀请也表明了政府举行对话并愿意共同努力的公开性,以确保人人享有人权的支持和保护。Zeid Ra'ad Al Hussein还指出,在访问期间,他听取了印度尼西亚各社区团体的许多愿望,并与印度尼西亚的几位高级政府官员,国家人权机构和民间社会成员会晤。印度尼西亚政府也邀请Zeid Ra'ad Al Hussein访问巴布亚,虽然没有其他提出这个提议的细节。


Zeid Ra'ad Al Hussein
称目前在促进人权方面,印度尼西亚是区域中是最为进步的国家之一。印度尼西亚积极参与改善罗辛亚穆斯林的恶劣条件是值得赞扬和非常被需要的。他还强调了印度尼西亚通过扩大全民健康服务的范围在实现社区健康服务方面的成就。印尼政府也被认为对国家人权委员会和妇女国家委员会提供了空间和资源,成为一个强大和独立的国家人权机构。Zeid Ra'ad Al Hussein建议印尼政府确保这些机构提出的重要建议得到执行。他还表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将与曼谷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协调,与印度尼西亚合作,帮助印度尼西亚巩固和继续其人权外展。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Zeid Ra’ad al-Husein到印尼的访问,以 “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70周年,以及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发表25周年之际。访问印度尼西亚之后,Zeid将前往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斐济。

07
February

亚太地区越来越成为美国扩大军火销售网络的关注点,包括意大利在内的生产武器的西欧国家也有类似的关注

为此,华盛顿似乎采用了两种外交手段和贸易手段。扩大美国军火市场的努力也可以从在新加坡举行的国际武器展览会上计划参与生产武器的公司。

华盛顿正在扩大在亚太地区,特别是在亚洲的武器生产营销的原因,至少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首先,亚洲几个国家有兴趣装备武器,中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第二次扩大。

国内和地区的各种安全问题,至少是一些亚洲国家加强防御的一个原因,除了军备方面外。 例如,新加坡和菲律宾似乎越来越认为,随着东南亚恐怖主义问题的不断加剧,有必要改进武器装备。另一方面,日本也对加强防务感兴趣。这与美国计划减少保卫国家的作用有关。 日本本身对北韩的演习感到非常担心,这些演习反复进行导弹试验,有时仿佛要驶向日本。越南也是亚洲感到需要改善安全和防务的国家之一,特别是在海上地区。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地区频繁的军事演习,使越南觉得有必要在这个地区加强军备

在防务方面,美国也需要跟上中国的战略和主动措施。 而意大利作为西欧的军火制造商之一,也看到了和美国一样的机会。 虽然原因可能比政治更多的是商业。

从这样的角度来看,可以看出,美国和西欧都觉得有必要采取战略步骤和方法扩大在亚太地区的军火贸易。

05
February

印度尼西亚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家,拥有1,100多种方言,714个部落和6种官方宗教,即伊斯兰教,天主教,新教,印度教,佛教和儒教。这种多样性和差异性当然需要相互理解,否则就会导致摩擦,有时会导致分裂。

伊斯兰教成为最主要的宗教信仰,是根据统计中心机构2016年数据,占印尼总人口的87.16%。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伊斯兰教控制着社会政治,国家和民族生活的各个方面。印度尼西亚的穆斯林非常关心宗教社区之间的和谐,并且对其他信仰有高度的宽容。

迄今为止,伊斯兰学者被认为在保持印度尼西亚的和谐和多样性方面非常有用。在印度尼西亚成立的历史中,学者们被认为能够维持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统一国家。伊斯兰学者对保持统一的贡献也是不容置疑的。这并不奇怪,23日,在东爪哇Situbondo Salafiyah Syafi’iyah Sukorejo 伊斯兰寄宿学校的生日中演讲上,佐科·维多多总统说,印尼多样性的保留是由于伊斯兰学者的作用。

在宣布印度尼西亚独立之前和之后,伊斯兰学者的角色成为几个英雄事件的决定性因素。在宣布独立之前,印度尼西亚最大的伊斯兰组织Nahdlatul Ulama的创始人KH Abdul Wahid Hasyim印度尼西亚独立筹备委员会工作的参与,对维护文化,种族乃至宗教多样性具有重要的意义。当时相关雅加达宪章的激烈辩论可以很好的解决,因为它有着广泛的伊斯兰教观点,无被困于宗教的形式化。

不仅如此,宣布独立以后,当印度尼西亚各地区的许多分离主义运动要分开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统一国家,在保卫和维护国家统一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印度尼西亚是信仰最高真主,人道主義,有团结统一,总是通过深思解决问题和社会正义。维护基于Pancasila  1945年宪法的国家是印尼民族的责任。按照Bhinneka Tunggal Ika的框架,为争取国家和国家主权而奋斗的国家创始人授权。

04
February

总统Joko Widodo在雅加达独立宫接待韩国国防部长Song Young-moo2018年1月31日周三下午举行的会谈中,Jokowi被陪同着印尼国防部长Ryamizard Ryacudu

会谈以后,Ryamizard部长对记者表示,在那个会谈中总统Jokowi  讨论了一些问题。韩国国防部长主要访问的目的是加强在任何领域的合作包括与包括与国防部在主要军备系统领域的合作。在其他领域的合作是情报,因为敌人现在是恐怖分子。

关于朝鲜,国防部长承认的,尽管印度尼西亚与北韩有外交关系,但并没有谈到这一点。

与此同时,韩国的国防部长Song Young Moo表示,两个国家同意加强伙伴关系从战略伙伴到特殊战略伙伴关系或特殊伙伴关系。Song也表示他的希望交换有关迄今为止建立的两国合作的信息。根据协议,他的方将在国防,外交和国防工业等各个领域进一步密切合作。Song Young Moo表示,  印尼对韩国是一个重要的国家。

从印度尼西亚看同南韩的政策方向看,看印尼政策的方向与韩国的一样,韩国政府看印尼有潜力出产自己的国防工业尤其是生产潜艇。

在那个会谈中,总统Jokowi由印尼国防部长Ryamizard Ryacudu 与总统的参谋长Moeldoko陪同。而民主韩国代表团由国防部长Song Young Moo 由 韩国驻印尼大使Cho Taiyong与参谋长部长准将Cho Taiyong陪同的。

02
February

也门的分裂

Written by
Published in 评论

也门政府还没有成功解决统治也门北部一些领土的胡塞叛乱问题,出现了与以前也攻击过胡塞的一个集团发生了新的冲突。他们自称为南部过渡委员会,并支持占领首都亚丁的南部反抗部队准军事集团。胡塞叛军占领萨那以后,也门总统阿卜杜勒·拉博·曼乔·哈迪Abdoul Rabbo Mansyour的临时政府总部设在亚丁。

准军事组织和政府军之间的战斗持续了三天,甚至于2018130日成功了包围在亚丁的总统府。之前,当地时间,星期天早上,南部过渡委员会发出了最后通牒,如果曼苏尔·哈迪总统没有彻底改变被认为是腐败的内阁,南部过渡委员会将将采取行动政变。属于在需求清单上其中之,是要求艾哈迈德·本·达格(Ahmed bin Dagher及其内阁成员必须下台。但是曼苏尔·哈迪总统坚持并没有改变他的内阁组成。

事实上,反叛领导人艾达鲁斯·祖拜迪Aidarous al-Zubaidi),先前是阿卜杜勒·哈迪·祖拜迪总统(Abdoul Hadi. Zubaidi的合伙人,帮助哈迪打击在亚丁地区的胡塞,后来被任命为该市生长。哈迪认为Al-Zubaidi接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财政和武装支持以后,口水战和相互指责是不可避免的。祖拜迪反驳说,哈迪政府腐败,并试图消除南部过渡委员会。这两个盟友的关系马上又相反。因此,也门政府现在面临两个战线。在北部面对胡塞叛乱分子和南方面临南部过渡委员会叛乱。

也门的局势令人担忧,因为他们没有变好,反而变得不确定。在这种情况下,印尼作为也门的友好国家,应该鼓励有关各方和有关国家进入谈判室。大家都知道,冲突的受害者必须是平民。俗话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budi/nouva/arj)

01
February

 

印度尼西亚正在追求经济增长目标。为此,通过发行各种各样政策和规定,印度尼西亚政府已经进行一些努力。

关于追求目标,在131日举行相关投资和出口的有限会议上,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指令所有内阁部长促进投资,出口,甚至属于专家类别的外国工人进入印尼的途径。为此,总统指令支持贸易投资的部门,以给外国工人的允许不复杂和简化。

经济统筹部长达尔敏·纳苏迪安(Darmin Nasution说,政府确实需要外国工人来推动贸易的经济增长。然而,被需要的是掌握一个特定领域的外国工人,其中一个领域是技术领域,特别是电子商务领域。根据达尔敏·纳苏迪安,在此期间许多外国人抱怨难以获得居留许可。如果放松一点,可以吸引外籍员工来鼓励数字经济。

与此同时工业部长阿伊兰卡·哈尔达多(Airlangga Hartato承认,作为东南亚投资目的地的主要国家之一,印度尼西亚需要更多的外国工人。据他,一些外国投资者要求政府允许其劳动力进入印尼,来开注入资金和营业。

为了支持经济发展的加速,有必要在各自领域聘请合格的专家,以免出现处理上的失误。为了支持经济加速计划,便利外国工人的停留许可,以实现繁荣的印度尼西亚是合理的。特别是在尚未被印度尼西亚专家掌握或未被广泛认识的领域。这就是所谓的科学技术转让。当然,以当印度尼西亚掌握了此能力了的时候,就不需要引进国外的专家了。

不少有人质疑,印度尼西亚约有2.5亿人中是否能够占据各自领域专家的地位?如果政府邀请留在外国的印尼专家回国修建国家,并按照各自的领域开展工作呢?

另外需要强调的是,得到允许的是外籍劳动者专家,同级别的管理人员,董事,专员,顾问和知识导向转移人员,以及非技术工作者。它旨在保护大量和潜在的年轻劳动力,免受失业威胁。(suhartono/nouva/arj

31
January

印度尼西亚总统Joko Widodo通过对阿富汗进行国事访问,表出高度自信和认真的态度。结束他几天前到南亚五个国家的访问, Jokowi总统在阿富汗政府的守护和严密防范下,对困扰着这个国家的永久的冲突表示同情。

当来自穆斯林多数人口国家的总统,总统Jokowi 已经显示了他的诚意加强了两国家和两个民族的合作,并表现出对阿富汗和平的强烈愿望。这个访问也是一个这次访问也体现了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对一个几十年来因暴力和战争而不断混乱的国家的严重性。总统Joko Widodo是第二次印尼总统访问喀布尔。 五十七年以前,印尼第一任总统Soekarno访问参观了一个不像现在的国家。

于访问喀布尔,总统Jokowi表现出对喀布尔非常高的信心。总统抵达喀布尔前几个小时,一枚炸弹在一个军事设施中爆炸.喀布尔和其他城市的自杀式爆炸造成数百人死亡。虽然在美军的帮助下,在该国家 一些国家,武装分子仍然经常袭击。印度尼西亚当然担心阿富汗人民的生活条件和命运,他们居住在一个拥有自然财富潜力的国家。内战继续激增,造成担忧的状况。

关于总统Joko Widodo访问他的国家的承诺,阿富汗总统对此表示高度赞赏。于2018 年本月29 日周一,在喀布尔总统府举行午餐会的时候,阿富汗总统Ashraf Ghani, 向总统Joko Widodo给予Ghazi Aminullah奖章。

这枚奖牌是阿富汗向总统Joko Widodo 的一种尊重,是被认为是坚定和勇敢的促进印尼和阿富汗之间的双边关系,特别是在国家的和平建设。印尼也感谢阿富汗政府,因为已经欢迎印尼总统的出席,与安全防范非常紧张,以便国事访问进展顺利。。

无论是在维多多访问之后,阿富汗的情况都会好转,这当然要靠阿富汗政府和人民自己来解决问题。但总统的访问至少启发了阿富汗人和平努力解决国内问题的必要性。

30
January

印度尼西亚今年将成为两个国际活动的东道主,即于8月18日至9月2日在雅加达和居港举办的18届亚运会1012日至18日在巴厘岛举行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为国际活动筹备的资金肯定不小。

对于2018年亚运会,印尼作为东道国的投资达到约30万亿印尼盾。至于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年会的较小,因为它只在一个城市举行的。

这两项国际活动的举行将成为计算经济影响的模型。国家建设计划署正在准备对这两个国际活动的经济影响进行研究。

对所提出成本的影响进行计算是合理的。不仅从此金融方面的,而且对多领域的影响。援引国家建设规划署主任Bambang Brodjonegoro,对活动进行经济影响评估是需要的,以衡量活动对国内经济的影响程度,而不仅仅是从金融方面的。

Bambang Brodjonegoro解释国家建设规划署将对每个活动计算两次,即活动被举之前的,是成为预测,以及活动举办了以后,作为实现的描述以及评估材料。

主办国际活动的几个国家已经研究和计算每项活动的经济影响。印度尼西亚应该开始习惯于研究每个国际事件的经济影响。

被希望,这项研究的结果会增加所有部门的收入。不仅是实施的城市的旅游部门,而且周边地区。当然,更多的预期影响是微小中型企业参与各项活动。

希望国家建设规划署将为亚运会和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会举行的年度会的研究模式可以作为后续经济活动的建议。因此印度尼西亚每一次举办国际活动,都会在很多方面感受到经济的影响。

29
January

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佐戈·维多多于2018124日至28日对南亚,即斯里兰卡,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进行了一系列的国事访问。在这次访问期间,总统由几位工作部长,即外交部长Retno Marsudi,经济事务统筹部长Darmin Nasution,贸易部长Enggartiasto Lukita和内阁秘书Pramono Anung

斯里兰卡成为佐戈·维多多总统于124日至25日访问的第一个国家,25日至26日访问印度,26日至27日在访问巴基斯坦, 127日至28日在孟加拉国访问。孟加拉国后来,总统于129日再访问阿富汗。

“开创新机遇”成了印尼总统国事访问的主题。主要重点是加强和开发与南亚的经济合作,包括贸易,能源,互联互通和基础设施建设。

佐戈·维多多总统访问南亚的几个国家被认为是成功了,因为生产了与被访问国家的合作协议。

访问斯里兰卡期间,佐戈·维多多总统与斯里兰卡总统Maithripala Sirisena协议了在贸易和经济方面的合作。

而在印度,除了出席东盟 - 印度首脑会议之外,佐戈·维多多总统还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举行了双边会晤,也得到了类似的协议。

在访问巴基斯坦期间,佐戈·维多多总统有机会在巴基斯坦国民议会演讲。此外,在与巴基斯坦总理沙赫德·卡坎·阿巴西的双边会议上签署了在能源和贸易谅解备忘录。被协议,印度尼西亚将向巴基斯坦提供液化Yèhuà天然气(LNG)。

佐戈·维多多总统访问南亚国家在孟加拉国结束。在与孟加拉国总理谢赫·哈西娜会晤后,两位政府元首见证了双国几项合作协议的签署。

此外,佐戈·维多多总统还访问了在考克斯巴扎尔(Cox’s Bazar)缅甸若开邦难民,并审查了印度尼西亚政府以及已经在那边工作的印度尼西亚人道主义组织所开展的服务活动。

佐戈·维多多总统到南亚一些国家的访问非常具有战略意义,并加强印尼与与南亚国家的关系。希望这会对印度尼西亚和访问的国家带来积极的影响。

26
January

印尼总统佐戈·维多多前往斯兰卡进行的国事访问是具历史性的时刻。因为这是自39年以来印尼总统的第一次访问。今年也印尼与斯里兰卡纪念66年的外交关系。124日周三晚上,于斯里兰卡科伦坡, 印尼外交部长Retno Marsudi对记者表示那件事。Retno 也表示,佐戈·维多多总统与斯里兰卡总统Maithripala Sirisena进行了两人单独谈.

同时,总统府官方新闻稿报道,两国元首达成了若干合作协议。所有的合作都在贸易和经济上。第一项,两个国家同意建立自由贸易协定。佐科·维多多总统要求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分阶段实施,从货物贸易谈判开始。他希望,谈判不超过两年。为促进谈判进程,印度尼西亚和斯里兰卡政府同意设立贸易和投资问题工作组。第二份协议是佐戈·维多多总统宣布其中一家国有企业准备就绪即PT INKA将客车或货物出口到斯里兰卡。第三项协议,印尼和斯里兰卡将共同合作进行灾害管理和教育。这项合作的开始是因为这两个国家在发生灾难时都是同样具有高潜力的国家。

除了那个以外,总统也表示印尼的兴趣参与斯里兰卡正在大规模进行的基础设施建设。据佐科·维多多总统,印尼国有企业已签订合同,包括建造连接New Kelani Bridge Rajagiriy

斯里兰卡总理Wickremesinghe欢迎印尼的愿望。然而斯里兰卡的国家预算非常有限。Wickremesinghe 表示那像合作通过公私伙伴关系融资进行探索。

随着建立了更多合作,需要定期咨询容器。两国元首还同意定期组成联合顾问会议,由两国外长担任主席。

在访问的场边,也举行了印尼和斯里兰卡的商务会议。还签署了两国工商会合作协议的谅解备忘录。陪同佐戈·维多多总统出席双边会议的,其中之间是经济统筹部长Darmin Nasution, 印尼外交部长Retno Marsudi,内阁秘书Pramono Anung,印尼驻斯里兰卡大使I Gusti Ngurah Ardiyasa,与国家搜索和救济机构负责人少将Muhammad Syaugi